上週我們參加在 大稻埕259農 學園度過一個非常精彩的夜晚,來自屏科大的研究員惠姍跟我們分享了這些年來在屏東、高雄等地長期觀察黑鳶生態的紀錄。也因為她的分享,我們才得以明白農作 物跟環境、人、生態的關係從來就不是只發生在餐桌上而已。在紅豆的種植過程中,翱翔於天際的老鷹、小型鳥、紅豆產業彼此都緊緊串聯著。

紅豆到底跟老鷹有什麼關係?主要就是因為化學農藥(加保扶,Carbofuran) 的濫用。每年十月中旬水稻田轉作雜糧的期間農民會大量的使用農藥,以紅豆來說,初期種子發芽到10公分之間的芽苗,斑鳩和麻雀會拉拔出來啄食,所以農民除 了殺蟲也為了預防紅豆苗遭啄食而使用加保扶毒鳥。所以原本在那塊土地生活的小鳥和有「環境清道夫」之稱的黑鳶都逃不過死亡的陷阱。

屏科大的研究員曾經在崁頂鄉一片18公頃的紅豆田勘查,才巡視一半就拾獲2500隻小型鳥類屍體,包括麻雀、紅鳩、珠頸斑鳩、小雲雀和斑文鳥等,而 黑鳶也因為吃了這些過量農藥鳥類屍體,也跟著中毒死亡。於是原本是一年四季在台灣都看得見的群居性猛禽──黑鳶(black kite)現在卻已經變成保育類的稀有猛禽。加保扶是一種神經毒性的農藥,台灣一年卻可以消耗掉上千噸,廣泛使用在水田、果樹、蔬菜,是農民非常依賴的資 財。同樣的情形也發生在國外,過去幾年來毒死當了地幾百萬隻野鳥,所以加拿大、歐盟早在2008年就已禁用, 美國環保署 也決議於2009年起禁止任何食品上殘留加保扶。但台灣卻依然仍在使用,而且用量甚至還越來越大。台大園藝系教授鄭正勇表示,加保扶是一種「系統性」的農藥,進入植物體內後,會逐漸滲透果實、莖到根,使全株產生抗蟲性,毒性猛烈,無論是加熱或清洗都無法輕易將好年冬完全去除。

greenvines_adzukibean-01

“黑鳶是個大使,牠不是只代表牠自己,這個族群,牠代表是所有我們的後代子孫,大家都想吃到健康的食物和想要有好的生活品質,所以保護黑鳶就是等於在保護我們自己。”- 孫元勳,屏東科技大學野生動物保育研究所教授

生產者對與環境的觀念不只影響了種出來的作物是否安全,也影響了那塊土地的田間生態。越來越多的小農在推動友善耕種,為得也就是這片平衡的共好。然 而,要改變現況不能只靠農友的好心,更需要消費者行動的支持。友善耕作所要付出的勞力跟時間都是加倍的,品質往往也更好,勢必沒辦法透過傳統的產銷體系來 販售,因此像248農學市集合樸農學市集或是上下游News&Market,他們都在努力創造一個平台,讓農友能夠不經過盤商的剝削而接觸消費者,獲得更合理的利潤。

三年前綠藤開始推廣友善種植的紅豆, 支持只在開花期使用少量農藥,開花後、採收都不使用殺蟲劑和落葉劑,平日靠自己除草的農友。讓他們用心堅持種出來的安心紅豆,有合理管道與合理價格銷售, 不用擔心種出來的好東西會遭到賤賣或是賣不出去。我們相信,這樣的紅豆,才是應該出現在餐桌上的紅豆。後來我們也介紹給248的儒門,他們現在透過窯燒紅豆湯讓更多消費者用更簡單的方式來參與這場溫和革命。請一起支持不用除草劑、不上蠟的友善紅豆,不只好吃,更是好心讓土地、生態和人都能快樂的共生。

延伸閱讀:公共電視-「我們的島」專題介紹黑鳶因為農藥濫用而面臨的困境